中共党史出版社

李忠杰做客《新华访谈》讲述党章内外的故事(一)

2018-03-02 15:47:12   浏览数:526  

近日,由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李忠杰撰写、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《党章内外的故事》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关注,该书为全党学习党章提供了全新视角。新华网邀请李忠杰做客《新华访谈》,讲述党章内外的故事。

李忠杰在新华访谈.jpg

《新华访谈》现场

新华网:您为何想用讲故事的形式来讲述党章的变化沿革?

李忠杰:这里可以说两个方面,一方面,我经常参加外事活动,给外国人介绍改革开放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,对他们来说,讲大道理是必要的,但是那些大道理他们不一定听得懂。所以我的体会,要多讲故事,用故事、用事实、用数据来说话,他们听起来就会津津有味。

另一方面,我在搞党史研究的过程中注意到,1929年毛主席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里面,专门有一个部分讨论为什么党员士兵对开会不感兴趣。我看到这一部分内容时感觉到非常有意思,毛主席当年就讨论了党员士兵为什么对开会没有兴趣的问题,然后分析了具体原因,有针对性地提出采取各种办法让党员士兵对开会有兴趣。这就给我很大的启发,我们讲政治也好,讲党章也好,道理肯定要讲,但是如果我们采取一些生动活泼的办法,让党员对党章或者对党史更感兴趣,那不是更好吗?带着兴趣来学党章,效果可能更好。所以我就想到了,干脆用讲故事的方式来讲党章。

新华网:中国共产党的党章96年来经历了18个版本的修订。从时间线上来看,哪几次党章的修改对我们党的命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?

李忠杰:我们的党章96年来不断发展丰富,不同的时段我们党面临的任务不一样,确定的路线方针也有不一样。党在不断地前进,党章根据形势任务的要求也不断进行修改。比较重要的或者说特别重要的,我觉得有几个:

首先,头一个党章是最重要的。万事开头难,第一个党章奠定了一个基础,那第一个党章是哪次党代会产生的呢?有人说是一大。不对,一大的时候曾经考虑到党章问题,但是我们现在研究的通常结论,一大还没有能制定完整独立的党章。我个人看法,因为当时的党纲里面也有党章的内容,但是总的来说,第一个党章是在上海召开的二大制定的。所以大家去上海看二大纪念馆就会注意到,党章是二大纪念馆一个最大的特色,这是把党章框架立起来,这是很重要的。

第二个,是1927年在武汉召开的五大。五大的党章有一个特殊性。原则上所有的党章都是由党代会进行修改的,但是五大党章不是党代会直接修改的,因为当时时间紧迫,所以党代会委托中央政治局在会议之后进行修改。虽然不是直接由大会修改的,但是这个党章非常重要。重要在什么地方呢?它开创了我们党章史上的好多个第一,一直到现在都有很深远的影响。比如说第一次写进“民主集中制”,我们现在贯彻的民主集中制,什么时候开始的?1927年第一次写进党章的。还有现在中央领导机构叫什么?叫中央委员会。但是在五大之前叫什么?叫中央执行委员会。五大开始把“执行”两个字去掉了,改成中央委员会。还有中央政治局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什么时候开始的?就是五大党章开始设立这个机构的。纪委现在发挥着巨大作用,那中纪委的前身在哪里?中纪委的历史是从哪儿算起的?也是从五大。五大决定设立中央和省一级的监察委员会,这就是中纪委的前身。还有对我们每个党员来说,党章里面规定什么样的人可以入党?年满18周岁。首先要看自己的年龄够不够,没够很积极也挺好,但是要真正入党必须要18岁。这个规定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就是五大开始的。所以五大党章很有价值。

然后是七大。七大是1945年在延安召开的。这个大会非常重要,因为它是我们党完全独立自主召开的第一次党代会。所以七大党章也是我们党完全独立自主制定的一个重要党章。党章里面开创了很多第一。比如我们翻开党章一看,头一个就是总纲。总纲什么时候开始写进去的?就是七大开始在党章增加了“总纲”这个部分。还有就是七大第一次把毛泽东思想写进去了,确立了它的指导地位。还比如“群众路线”、“党员权利和义务”等,所以内容很丰富。

还有八大党章。为什么重要呢?它是1956年召开的,是我们党取得执政地位之后举办的第一次党代会制定的党章。以前是革命时代,现在是掌握全国政权了,按照执政党的要求进一步加强党的建设。所以这里面回答了我们党执政条件下怎么加强自身建设的问题,所以有它的历史地位。

还必须说到十二大党章。十二大是在改革开放开始之后召开的第一次党代会,所以这个党章把原来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的一些错误全部剔除了,让党章继承了七大、八大好的内容,然后针对改革开放的实践,对党的建设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要求,所以它是党章史上的里程碑。十二大以后一直到十九大,每次党代会都修改了。怎么修改?都是在十二大党章的基础之上进行修改的,没有重新制定过新的党章,所以可以看到它的重要性。所以回顾历史,有这么几次党代会的党章值得特殊加以介绍一下。

新华网:在《党章内外的故事》中,哪些党章的内容涉及到党史上有趣的故事?请您给我们的网友讲一讲。

李忠杰:应该说党章背后的故事很多,举个例子,七大党章专门列了一章,题目就叫“党的地下组织”。现在的年轻人对“地下组织”或者“地下党”不一定熟悉,但是如果看到《红岩》就知道地下党是怎么回事了。

在革命时期,我们党在国民党占领区,包括抗战时期的沦陷区,党组织是秘密存在的,所以它不是存在地上,而是地下,所以称作地下党。但是地下党的作用很特殊、很重要,它的组织形式也很特殊、很重要,对党员的要求也很重要。比如说我们党1939年成立了中共中央南方局,南方局设在哪里呢?重庆。对外就是中共代表团,和国民党搞统一战线的,但是内部是中共中央南方局的机关,这个机关负责领导南方十多个省的党的工作,还有新四军办事处的工作,还有新华日报。秘密斗争非常重要,但是又非常艰难曲折,是斗智斗勇的艺术。在这里面地下党就办过很多大事。比如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,日本军队同时向香港九龙发起进攻,当时在香港有800多名中国的文化界著名人士,柳亚子、茅盾、何香凝等。如果被日本军队占领了,这些文化界的名人怎么办?所以我们党立即开始了一项大的营救活动,就是动用我们所有的情报组织、地下组织和游击队,紧密配合,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把800多名文化界人士用小船送到大船,再通过大船送到岸上,通过艰难曲折把他们要么送到抗日根据地,要么是送到重庆,就是送到一些安全的城市,这是我们地下党干的事情,非常有价值、有意义。

当然,地下党也出过事,南方局期间发生一个南方工作委员会事件,由于出现了叛徒,导致好几个省的省委被破获,大批共产党员被抓。由此,从正面和反面给我们一个启示,怎么做好地下党的工作?所以七大党章里面就做了规定,这个规定里面党的组织形式和活动方式,如果说现行党章有些规定不适应在地下状态下的情况可以变通,秘密情况下和公开情况下是不一样的,是很危险的。同时对党员的考察要更加慎重,如果不慎重出来一个叛徒,事情就麻烦了。所以党章这些规定,其实背后都有很多经验教训和故事在里面。